小7说 > 科幻灵异 > 与妖怪的二三事 > 第六百二十八章 配合
    “它已经死了。”

    ……

    那这次的凶手呢?

    也是已经死了吗?

    ……

    孟父又想起了萧师傅之前在他质问对方是否杀人时的回答。

    “它不是人。”

    ……

    那么,这次的凶手……是不是也不是人?

    ……

    老实说,做到他这个职位还有家里的背景,有些东西他还是知道一点的。

    只是以前的他不相信也不喜欢这方面的事物,也就下意识的排斥忽略了有关方面的消息。

    ......

    但是,他也是食古不化的老顽固。

    最近的两次案件显然不同寻常,而此时睡在车后座的年轻人的言行更是证实了这份不寻常。

    若是上次还不够明显的话,这次他就真的不能不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待这起案件了。

    毕竟,今晚他真的是看到太多无法用常理解释的奇怪现象了。

    莫名其妙倒塌的大树、坍陷的地面、重物踏地的声响、骤然刮起的气浪等等。

    ……

    孟父自认还没有刚愎自用到这样都能再自欺欺人下去。

    何况,他从来不喜欢自欺欺人。

    ……

    事实就是事实。

    不会因为他人的意志而改变。

    ……

    即使再不可置信,当排除所有的可能,唯一的真相呈现在他的面前时,孟父选择了接受。

    ……

    不过现在这些都只是他的猜想而已,一切都要等萧骁醒来再说。

    毕竟就算有猜想,但是因为太过不可思议了,再没有得到肯定前,孟父的心里还是没有办法全然相信的。

    一向雷厉风行的他也有了踌躇,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

    孟父一路风驰电掣,车开得很猛却也很稳。

    想当年,他开车追犯人的时候可从来没有一次失手过。

    ……

    车子以一种颇为流畅的姿势停在了燕大附近的一所旅馆门口。

    轻悄无声。

    但是就在孟父熄火转头要叫醒萧骁的时候,却对上了萧骁缓缓睁开的双眸。

    ……

    “到了?”

    萧骁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眼底的迷蒙却渐渐的散去了。

    恢复些许清明的双眼望向车窗外,神色不由得一愣,“旅馆?”

    就在孟父开口想说什么的时候,萧骁已经一脸恍然的喃喃道;“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吗?”

    因为之前的大战,他心神交瘁,就想着回寝室好好睡一觉,根本忘了已经过了宿舍楼的门禁时间这个问题。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表,粗细不一的时针与分钟重叠在一起,两点十分。

    手表旁边,阿白安静的盘绕在他的手腕上,就像一个很是精致的白玉镯子。

    ……

    “孟队长,谢谢你送我回来。”

    “那我就告辞了。”

    萧骁礼貌的说完就要开门下车。

    ……

    “萧师傅。”

    孟父开口叫道,对上年轻人苍白而疑惑的脸,原本要说的话又被他咽了回去,转而带着几分关心的问道:“你身份证带了吗?”

    他送萧骁来学校附近的旅馆,一方面是因为萧骁一开始就说要回学校,另一方面他不知道萧骁第二天是否有课?那么住得近些也方便些。

    要不然孟父就直接让人在他家里住一晚了。

    ……

    “嗯,带了。”

    萧骁笑了笑,他有把身份证放钱包里随身携带的习惯。

    ……

    “那你好好休息。”

    孟父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只交代了这么一句话。

    他是有很多问题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但是,显然,并不急于这一时。

    比起回答他的问题,他想,萧师傅现在更需要的是好好睡一觉。

    ……

    既然孟父这么为他着想,那么投桃报李,萧骁也不介意主动配合警方的调查工作。

    “我明天会去警局。”

    看到孟父一愣后骤然亮的双眸,他点了点头,“孟队长,再见。”

    “萧师傅,我明天让人来接你。”

    孟父也没有等萧骁的回答,而是再次动了车子,“萧师傅,再见。”

    既然得了萧师傅的准信,他也要赶回警局了。

    不管萧师傅之前说的凶手已经解决了这句话究竟是何意?

    若是他以为的字面意思,那么他还有很多的收尾工作要做。

    若不是,那么他更加要赶紧回去布置工作。

    该死的凶手,他必定会亲手抓捕、收押归案!

    ……

    “再见。”

    萧骁也没有多说什么。

    而且,显然对方也没有给他拒绝的余地。

    萧骁勾了勾嘴角,推开旅馆大门走了进去。

    ……

    第二天,一个年轻的警员出现在萧骁所住的旅馆门前。

    醒目的警车吸引了不少早起路人的打量。

    ……

    萧骁坐上车,隔着窗户望着外面沿途的景色。

    他一点也不想打开窗户让人家看到他坐在警车上。

    虽然警车并没与拉响警报器。

    他也不能把警车当作一般车子坐。

    ……

    萧骁对上后视镜里警员的目光,对方惊吓的模样让他有几分好笑,“有事吗?”

    这个警员可是从他上车后就一直通过后视镜观察他。

    ……

    刚开始萧骁没在意,以为人家只是好奇。

    再说看一眼怎么了?又不会掉块肉。

    ……

    只是看一眼没关系,看两眼、三眼也可以忍受,但是,老是被人这么偷偷摸摸的打量也是一件很难受的事好吗?

    尤其他的感知还远一般人。

    这份难受劲就越的鲜明了。

    ……

    “啊啊,对不起。”

    警员有些慌乱的道了歉。

    “没有关系。”

    不待警员仔开口说些什么,萧骁笑着提醒道:“绿灯了。”

    “哦哦。”

    警员急急动了车子。

    ……

    不过,大概也没有车敢对着警车鸣喇叭吧?

    萧骁注意到旁边车道的车子因为慢了一步而被后面的车子狂按喇叭,但是他们所在的这条车道相比之下却出奇的安静。

    ……

    警员后面的路上都没有偷看萧骁了,而是颇为专心致志的看路开车。

    其实他也是因为先前被抓到了自己的偷看而很是不好意思。

    一时间也不好再开口说什么。

    ……

    对于萧骁,他是好奇的。

    他是第一次接到这样的接人任务。

    什么都没有被告知。

    只是让他要保持良好的态度。

    所以,他才在看到萧骁后忍不住一直透过后视镜打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