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7说 > 都市言情 > 魔禁之万物冻结 > 第2318章 实验
    “人柱力···那是什么?”

    从昏迷中醒来的阿刀冬儿,第一反应就是皱着眉询问站在他不远处的白井月这个他之前从来没有听过的词语究竟是什么意思。

    白井月先是打量一下阿刀冬儿,而后满意地点了点头,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开心地向阿刀冬儿解释道:“人柱力就是个称呼,没啥意思,你只要知道,你现在可以随意调动体内恶鬼的力量了——仅限于你能调动的部分。”

    阿刀冬儿一时间有些愣神,他没怎么弄懂白井月的意思,什么叫他能调动的部分?

    “其实这就是一个特殊的封印。”

    白井月见阿刀冬儿一脸茫然的样子,也就不逗弄他了,一个男性也没什么逗弄的价值,索性白井月就全部说了出来。

    “这个封印将你体内的恶鬼完全封印了,他已经不可能再和你争抢身体了。”

    阿刀冬儿稍稍松了口气,至少以后他不用再担心什么时候就被恶鬼吞噬人格,占据身体。

    不过,如果是完全封印的话,所谓的调动恶鬼的力量是什么意思?

    面对阿刀冬儿的疑惑,白井月很快就给出了解释:“我在封印上开了个门,恶鬼的力量会从门中溢出来,这个门会根据你的控制能力放大或者缩小,保证释放出来的力量是你能够控制住的极限。以后,你可以放心大胆地使用恶鬼的力量,作战的同时增加自己的控制能力,说不定你以后可以完全将恶鬼驯服。”

    听完白井月的解释,阿刀冬儿心念一动,心神逐渐沉入心底,而后发现,曾经不断冲刷他的身体、一直困扰他的力量,此刻竟是如同涓涓溪水般在他体内缓缓流淌,平静得好像是那些游离在空气中的灵力似的。

    随着一个念头,这股力量听话地从体内涌出,附着在他的体表,化为一具古式的武士铠甲,头上隐隐有双角浮现,似乎使不尽的力量不断涌出。

    “这就是···鬼的力量?”

    以往,这股力量在他身上浮现的时候,他都是处于极度暴躁的状态的,用一句意识不清形容绝对是没问题,而现在,他却感觉很清醒,就好像平白无故多了一股力量似的。

    “感觉怎么样?”

    “感觉···不错。”

    伸手对着前方挥了一拳,看到拳头掀起的狂风在走廊内肆虐,阿刀冬儿不禁将手放到自己眼前,不断握起又松开。

    “借用力量,而后驯服本体,这就是人柱力吗?”

    “没错,这就是人柱力,可惜你体内的恶鬼档次不怎么样,也就是一个过去的武士之魂罢了。”

    能够有机会驯服体内的恶鬼,阿刀冬儿本来还挺开心的,可是听到白井月这话,不禁有些变扭。

    怎么感觉他体内的恶鬼,被白井月这么一说,档次下降了好多啊。

    “档次?要什么档次?换个上档次的,你根本不可能抗到现在。大连寺至道你知道吧?”

    “知道。”

    怎么可能不知道,两年前那场将他卷进去的上巳大祓的罪魁祸首,阿刀冬儿那是耳熟能详。

    “他当时召唤出来的恶鬼瞬间就占据了他的身体,十二神将的实力也没有半点抵抗的作用,你该庆幸,你体内的恶鬼是这种普通的货色。”

    其实也不算普通了。

    阿刀冬儿体内的恶鬼在日·本历史上也算是有名了,在幽冥那片地厮杀至今也没有被吞噬,也算是鬼魂中的佼佼者,可是和吞噬大连寺至道的那只恶鬼相比,那真的是谈不上档次。

    放到幽冥,阿刀冬儿身上这只大概也就是大连寺至道身上那只一刀的事情。

    “行了,别纠结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了,要不要试试你现在的实力?”

    “怎么试?”

    要测试实力的话,显然是要有个专门的测试场所,像是他们现在所站的位置,很明显是不行的。阿刀冬儿就只是单单的挥拳就将这里弄得乱七八糟,要是正儿八经地打一场,估计整个走廊都要报废。

    “就去阴阳塾的对练场吧。”

    “这没问题吗?现在都在准备即将到来的实技考试,对练场应该人都满了吧?”

    白井月知道阿刀冬儿暂时还不想别人发现这件事情,于是提议道:“三年级的已经毕业了,他们平时用的对练场现在应该没有人,就去那里吧。”

    阿刀冬儿很想试试自己此刻的实力有多强,既然白井月可以找到没有人的试验场所,那他自然不可能拒绝。

    两人一同来到三年级的对练场,果不其然,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站在对练场的中央,阿刀冬儿重新将体内的恶鬼之力唤出,让其附着在自己身上,而后看向了白井月。

    白井月想了想,还是没有亲自出手欺负小朋友,而是伸手在水银灯身上拍了拍。

    “小灯,陪他玩玩。”

    阿刀冬儿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一直跟在白井月身边默不作声的水银灯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他的面前,双翼一挥就将阿刀冬儿甩飞!

    撞在结界上好似一张挂画的阿刀冬儿龇着牙,难以置信地看着水银灯。

    在去年夏天的庙会上,他和土御门春虎还有土御门夏目控制的式神北斗一起见过水银灯,但他没想到水银灯居然有这么强的力量!刚刚他可是处于鬼之力凭依的状态啊!

    等等···黑色的羽翼?

    想起当初土御门家后山从天而降的漫天飞羽,阿刀冬儿倒吸一口冷气。

    那时对整座山发动攻击的,不是白井月而是水银灯!?

    看着水银灯那一副可爱动人的模样,阿刀冬儿感觉自己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他使用的可是恶鬼之力唉!怎么感觉···这么不堪一击?

    “怎么,不继续实验了吗?”

    白井月飘过来的询问让阿刀冬儿咬了咬牙,然后朝着水银灯冲了过来。

    然后毫无意外地又被扇了回去。

    阿刀冬儿当然知道他不可能打得过水银灯,但这种可以全力施为的机会实在难得,所以一次又一次爬起。

    看了一会儿水银灯打棒球之后,白井月看向了好奇看着这一切的符华,思索了一下后,把符华唤了过来。

    “符华,怎么样,想不想学点什么,我教你?”

    符华眼睛微微发亮,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