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7说 > 都市言情 > 魔禁之万物冻结 > 第1786章 定计奴良组(二合一)
    白井法师,一个值得怀念的称呼,当初白井月和犬夜叉等人混在一起游历战国的时候,用的就是白井法师这个名号。不过此刻从奴良滑瓢口中说出来,就没那么简单了。

    从当年白井月和犬夜叉遇到奴良滑瓢开始,奴良滑瓢就没有喊过一次白井法师。如今他这么喊,实际上是为了试探白井月的来意,是作为人类的法师,还是作为过去的朋友?

    白井月挥了挥手:“别喊我法师了,我很久之前就已经不站在人类一边了。”

    “也不站在妖怪一边,对吗?”

    和如今那些懵懂的新生妖怪不同,奴良滑瓢可是经历过京都之战,亲眼见证幻想乡建立的。他从白井月那里十分清楚地知道了凡之力逐渐消退的原因。他很清楚在白井月的眼中,妖怪和人类其实都差不多,不过是为了某个宏伟计划可以随意摆弄的棋子而已。甚至几十年前人类新体系的建立,他也怀疑是白井月的手笔,为了中止人类和妖怪之间随时可能会爆的战争,而这一次白井月到来,多半也是这个原因。

    “我是绝对不会放弃复仇的,白井,那么,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看着奴良滑瓢眼底逐渐点燃的怒火,白井月笑着摇了摇头:“你这忙我可帮不了,毕竟我只是一个传话的。”

    “传话?谁能让你传话?妖怪贤者吗?”

    奴良滑瓢的口气显得有些低沉,因为他在压抑自己的声音,尽力克制着自己不要将怒火爆。

    虽然很厌恶白井月和八云紫这种以别人为棋子的手段,但是力量不够的他不得不为了整个奴良组的延续考虑,这两个人千百年来暗中灭掉的妖怪和人类组织不知多少,也不差一个奴良组,为了不让奴良组成为下一个牺牲品,奴良滑瓢已经开始思考如何去说服那些部下了。

    不管怎么说,拥有滑头鬼血脉的奴良6生还活着,只要等个几年让6生成长起来,他们奴良组还是有未来的。

    让奴良滑瓢想不到的是,白井月居然又摇头了!

    “不,我这次是帮你的儿子传话的。”

    “你说什么!?”

    奴良滑瓢激动地站了起来,那一刹那,佝偻的身影如同幻影般闪烁了一下,让白井月眉头微挑。

    “不要太激动,你听的很清楚,我是帮你儿子传话的。奴良鲤伴、山吹乙女和奴良璐笙三人因为意外穿过了幻想乡结界,目前正在幻想乡中。”

    “幻想乡吗······”

    奴良滑瓢沉默了。他并没有问为什么白井月不放他们三人回来而是亲自过来传话。因为他知道,妖怪一旦进入幻想乡,多半就出不来了。

    作为奴良组曾经的领,奴良滑瓢能够收集到很多别人不知道的情报,比如说日·本传说中赫赫有名的神隐。人们把莫名其妙从世界上消失这种事情归为神隐,但是奴良滑瓢知道,实际上神隐是分种类的。

    在幻想乡建立前,神隐其实并不多见,其中一部分是因为误入某个结界,直接被结界吞噬了,另一部分则是遇上了神怪惨遭毒手。这个时候,神隐一般都指的是人类消失。

    而在幻想乡建立后,神隐出现的次数就多了起来,尤其是妖怪神隐的数量,一年比一年多。如果没弄错的话,这些人都是因为白井月口中的意外误入了幻想乡。

    让奴良滑瓢绝望的是,这些误入幻想乡的人中,人类还有可能被清除了记忆后扔回来,而妖怪,那是一个都没有!

    “不能通融?”

    “如果能通融我就不会来了。”

    刚刚还很激动的奴良滑瓢就好像丧失了心气似的,整个人再度瘫软下去,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完了,奴良组完了。6生还没成年,我也老了,奴良组要解散了,我怎么对得起璎姬啊!我怎么对得起曾经跟随我的同伴啊!我···”

    “别装了老流·氓,你伪装得是很不错,但这些小把戏在我面前没用的。”

    白井月说的小把戏,可不是眼前奴良滑瓢过分的演技,而是他身上那层尤其逼真的伪装。

    之前白井月没有现,那是因为他下意识地按照了自己印象中的剧情来认定奴良滑瓢的形象。刚刚那一瞬间奴良滑瓢泄露出来的气息让白井月想起来了,这个世界的奴良滑瓢可没有在对战羽衣狐时受什么重伤,那份可怕的诅咒也被他彻底破灭,五百年的时间可不够一个强悍的大妖怪变成眼前这样的佝偻老人。

    “果然瞒不过你。”

    被揭穿的奴良滑瓢停下了在地上打滚的行为,让鸦天狗将房门拉上后身形变换,直接变回了五百年前那个率领奴良组征战日·本的大妖怪。

    披上曾经的战衣,奴良滑瓢拿出酒壶坐在白井月的对面,用手锤了锤自己的肩膀。

    “每天维持那副形态还真是累啊,早知道当初就不那么做了。”

    “这么做不是挺好的吗?用自己的能力让自己外表变老,以此合理地将权力安稳过渡到后辈身上,自己则握着最大的底牌高坐钓鱼台,滑瓢,你可以的啊。”

    白井月的称赞让奴良滑瓢嘴角微微咧起,除了最亲密的鸦天狗外,奴良组内没有一个人看破了他的伪装,这让他很是得意。然而白井月接下来那句话,却让奴良滑瓢举着酒杯的手停在了嘴边:“不过我怀疑你以前根本没想这么多,只是单纯地想要撂挑子不干和璎姬一起变老吧?”

    是啊,当初他根本没想那么多,他将位置传给儿子哪需要考虑这么多?奴良组是他的一言堂,奴良鲤伴也是实力强劲,有谁不服打服就是了,哪有那么多算计?他最初想的,只是和璎姬一起变老而已······

    如果不是为了迎战随时可能会转生的羽衣狐,奴良滑瓢早就前往半妖之里,和璎姬的灵魂长相厮守了。

    感觉无趣的奴良滑瓢将酒杯放下,目光看向了白井月:“不说那些没用的了,现在怎么办?就这样将人撤回来?妖怪这边我能压服,人类那边可不好解释。”

    “放心,人类那边我来处理。”

    “然后,你这边没点表示吗?你看我们奴良组现在被你们幻想乡弄得青黄不接,你们至少让我们安稳度过这段时间吧?”

    白井月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滑瓢你够了啊,别说人类一方也不敢真的开战,就算开战了你的实力也足够庇佑奴良组了吧?”

    上下打量了一下奴良滑瓢,白井月不禁咂舌:“不过我是真的没想到,滑瓢你居然把领悟羁绊规则的机会让给了儿子,自己转去研究滑头鬼的本质幻术了,更没想到的是还真的给你摸到了门槛,估计要不了多久,你就能真的跨过那一步吧。”

    奴良滑瓢踏入半规则级,这一点白井月早有预料,毕竟几百年的时间磨也足够让奴良滑瓢磨进去了。之前白井月断言的奴良滑瓢不可能领悟羁绊规则,指的是真正的规则级,半规则级的门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尤其是奴良滑瓢还率领着日·本东部最大的妖怪团体奴良组。

    结果奴良滑瓢就这样干脆地把这个位子让给了儿子,自己去领悟幻术去了,为的不过是能够让自己和爱人一起变老,偏偏他还成功了!搞不好几十年后他就会成为一个真正的规则级妖怪。

    半规则级的存在,足以应付现在的大部分人类了,哪怕遭到围攻,奴良滑瓢也能够撑到支援到来,他口中所说的青黄不接就更不可能了。

    奴良6生如今四岁,按照妖怪十三岁成年来算,难道奴良滑瓢还庇佑不了奴良组九年?

    “如果只是现在那些人类,我自然不用担心,问题是京都。白井你实力强大不用在意,但是对于奴良组来说,那个群体还是太强大了。”

    白井月知道奴良滑瓢说的是什么。如果只是京都妖怪,奴良滑瓢真的不用担心,问题是羽衣狐要生产的曾经的妖怪之主鵺,以及鵺手底下那群实力莫测的阴阳师,才是奴良滑瓢担心的东西。

    这些年他一直隐藏自己的实力,也有示敌以弱的意思,若是此刻他站出来强势维护奴良组,那么他们奴良组很有可能被那群人列为第一打击目标。

    “那就再弱一点呗。”

    “嗯?”

    “现在的奴良组,已经有些臃肿了,作为侠义著称的奴良组,几乎是无差别的吸收那些活不下去投靠过来的妖怪,然而这些妖怪有多少是因为过于嗜血引起人类追杀才活不下去的?他们投靠奴良组,是找了一个大靠山,而奴良组呢?除了和人类的关系越来越差外什么都没有获得。”

    白井月嘴角扬起的弧度透着森然寒意,对于这些差点将他布置的局势破坏掉的妖怪,白井月没有一点留情的想法。

    “二代领失踪,一代领老去,三代领未成年,奴良组不得不选择收缩势力,无力给那些妖怪提供庇佑,你说会生什么事情呢?”

    奴良滑瓢当然知道会生什么。到那时,奴良组将会被那些只是找靠山的妖怪抛弃,只有真正忠于奴良组的妖怪会留下来,外界的妖怪也会抓住这个机会想要夺取奴良组的地盘,凄惨的奴良组对人类失去威胁,人类也会放松警惕。

    然而实际上奴良组的弱势都是装的,有他这个半规则级的大妖怪,奴良组随时可以东山再起!趁着这个机会,奴良组完美地清除了大部分的异心成员同时还修复了和人类的关系,可以说是完美!

    如果,真的可以这么做的话。

    “奴良组需要畏来维持成员的存在,按照你的方法,不知道多少忠心的成员会因为畏的流失死去。坑那些异心成员我没有意见,但是这些忠于奴良组的成员,我绝不会让他们饿死。”

    “所以,你们需要另一种补充畏的方法。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吗?人类的畏惧诞生妖怪,人类的信仰诞生神明。神明和妖怪本就是一体两面。”

    “你的意思是?”

    “时间的变迁导致妖怪的衰弱,同时也导致了神明的衰弱,那些土著神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也清楚吧?然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那些土著神获取的信仰之力转化为畏的转化比是很高的,只要你们提供保护服务,收取一些信仰用来转化成畏,别的不说,撑过这几年绝对不是问题。至于几年之后······”

    几年之后,奴良6生成年,奴良组在三代领的带领下重整旗鼓,剧本已经明明白白地摆在了奴良滑瓢的面前。

    “啧,你还是一如以往地阴险。”

    坑内部的叛徒、坑图谋不轨的外来者、坑东京的人类、坑远在京都的敌人,白井月的计划里面到处都是坑,就等着别人踩上来。

    “对敌人,再阴险也不为过。”

    奴良滑瓢点了点头,算是同意白井月的观点,然而之后他又莫名其妙陷入了纠结,一脸怅然地说道:“我还是担心,6生他真的可以吗?他和姐姐璐笙不同,他只有四分之一的妖怪血统,实力和身份都很容易遭人质疑······”

    白井月翻了个白眼。

    “有什么不可以的?那些想要抢夺地盘的妖怪,那些叛出奴良组的叛徒,不都是他的试练材料吗?况且现在是人类的时代,人类血脉多一点也不是坏事,搞不好他还能兼职阴阳师呢,有你看护,我还真不信扶不起来。”

    “可是那个···”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在打什么注意。看在过去的份上,在你孙子6生下定决心成为三代目后,我会负责教导他的。”

    闻言,奴良滑瓢满意地笑了。他说半天,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当年压他一头的犬夜叉就是白井月一手教导出来的。他也不求奴良6生成为犬夜叉那样的强者,只需要能够成为半规则级,他就满足了。

    商讨完正事,两人小酌几杯后白井月便离开了奴良组大宅。

    那些被召回的妖怪虽然奇怪为什么总部会出现人类,但是看到白井月身后的总大将后,就集体噤声了。

    走到街口的时候,白井月骤然停下脚步,看向了街道的另一侧,在那里,一个面目和善的老人对他挥手打着招呼。

    “你好,这位朋友,能否耽误你一下?我是阴阳厅的咒搜官,想要找你了解一点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