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7说 > 其他类型 >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 > 第八百七十五章 我们是霍芬海姆(上)
    霍芬海姆的进攻简单直接,更崇尚的是全队配合——前者曾恪很熟悉,后者,曾恪同样很熟悉,但与以往多少有些不大一样了。

    以往队友们只要找到机会就会把球往自己的脚下传,但如今……或许是曾恪已经离开的原因,霍芬海姆很难找到一个个人能力超强的替代者,所以就划整为零,谁的位置好,就给谁,颇有点“全面开花”的意思,他们的配合也更加简练和充满团队协作性。

    从这一方面来说,曾恪的离去也不全然是坏事,曾恪在的时候,所有人都依赖他,曾恪不在了,那么球队也能找到新的出路,足球本身就是一项团体运动,一个好的整体,威力足以比个人更强的。

    利物浦的进攻则就有些单一了,换句话说,这支英超豪门如今倒是有些过去霍芬海姆的影子,曾恪无疑是进攻线上的绝对核心,整支球队的进攻配合都是围绕他来展开的,曾恪凭借着超强的个人实力虽然能够给主队的后防施加不少压力,但也因为双方对彼此都很熟悉,霍村球员都了解曾恪的踢球风格,很有针对性的进行布防,所以曾恪的进攻威力短时间内倒是很难展现。

    所以,两支球队在场上你来我往的对攻得很热闹,但形势上,霍芬海姆无疑是占据上风的,利物浦的攻势多少有些“隔靴搔痒”的意思,但双方谁都不敢掉以轻心,曾恪的厉害,没有谁比这些老队友们更清楚不过了,别看现在曾恪被盯得“寸步难行”,但只要一个疏忽,曾恪就能将球送进大门,这样的危险人物,只能是打起一百分的精力。

    而利物浦则是更加尴尬了,他们的反攻欲…wang很强烈,但霍芬海姆一边在进攻端施压,一边在防守端很有针对性的死盯曾恪,弄得他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这可和赛前制定的在对攻中压制的计划全然不符——现在他们倒成了受挫的一方,倒是有些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

    当然,也有球员看出了球队目前的困局,很大原因是来自锋线上给予的压力不够,说白了,就是曾恪没能压制得对方中后场两条线不敢动弹,这也是一个打不开的死结,倒不是说不能换下曾恪,但问题是,曾恪站在前场,就算表现一般,那也能给对方制造心理压力,让对方不敢太过于肆无忌惮,可要是曾恪不在了……那局面可能会更加不妙。

    双方都心有顾忌,虽然进攻场面上显得很是刺激火爆,但实质上的威胁却并没有创造出多少,比赛总体而言,有朝着僵局发展的趋势。

    上半场即将走到终点,全场所有人都认为上半场将暂时以1:0的比分结束,对于主队来说,这个比分是全然可以接受的,利物浦可不是什么弱队,而是欧洲足坛有名的顶级豪门,同时也是本赛季欧冠g组的小组头名,现在球队都领先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另一边,克洛普对这样的比分也勉强能够接受,虽然落后,但比分差距不大,下半场还有追回来和反超的机会。他现在想要做的,就是赶紧回到更衣室里,对球队做出新的安排和调整,这个上半场,让他觉得有些“不受控制”,完全和他赛前所设想的发展形势完全不一样,他必须要做出临场调整了,否则,下半场还是这样继续僵持下去,那对利物浦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

    双方都能接受这个暂时性的比分,但偏偏意外再度发生。

    上半场第四十四分钟,奥巴西在前场靠近中路的位置强行突破,却是被亨德森拉倒,主裁判吹响口中的哨子,霍芬海姆获得了一个位置极佳的任意球。

    萨利霍维奇和苏库里尼俱都站在球前,而其余的进攻球员则是涌进了禁区里,和利物浦的球员争抢着位置。

    看到萨利霍维奇直勾勾的望着球门,曾恪的眉头就是忍不住的一跳。萨利霍维奇的任意球功夫可不差,在曾恪“崛起”之前,波黑人才是队内的任意球第一操刀手,他的任意球特点就是球速快,弧线大,最重要的就是精度很高。他的这一手任意球绝活,在德甲赛场都是小有名气的。

    所以一看到萨利霍维奇站在球前,曾恪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如此上佳的位置,萨利霍维奇是完全有能力将球直接给送入球门的。

    至于一旁的苏库里尼,曾恪则是没有多做考虑,在霍芬海姆的最后一年多时间,苏库里尼的进步很快,是一个在攻防两端都很有想法,也很有创造力的球员,但就曾恪所知,阿根廷人似乎并不擅长罚任意球,当然,这一点也不是绝对的,但至少曾恪是没见过苏库里尼在比赛中有主罚得手的经历——霍芬海姆两个任意球高手都摆在那,基本上也不会有苏库里尼什么事。

    曾恪跑回了禁区里协助排人墙,却是“偷偷摸摸”的找上了西班牙老门将雷纳,在他耳边轻声的说着些什么。雷纳则是不断的点头。

    论到对萨利霍维奇的了解,曾恪可能是整个霍芬海姆最首屈一指的人,两人不但是场上的最好的搭档组合,同时场下又是私交极好的朋友,所以萨利霍维奇的各种踢球特点,曾恪都是了然于胸,至于他的任意球特点,自然也不例外。

    曾恪就是在给雷纳支招,把他知道的都一股脑的告诉雷纳,有点临时抱佛脚的意思,但雷纳是经验丰富的老门将了,得知了对方的罚球习惯,自然会根据情况作出最有利合理的判断。这无疑会提升成功封挡的几率。

    两个人交流完,曾恪往前走了几步,和队友们紧靠在一起,排好人墙,抬起头的时候,却是愣了一下,却是见着萨利霍维奇一脸玩味的看着他。

    曾恪老脸一红,显然自己的“小动作”是被萨利霍维奇看了个正着,虽然足球场上无父子,曾恪现在也是利物浦的一员,但在老友的面前揭对方的“短”,曾恪还是感觉有些羞赧。

    萨利霍维奇轻轻的一笑,然后转过头,站在足球前,专注的看着身前的足球。

    萨利霍维奇并没有说什么,这倒是让曾恪有些奇怪,以他对萨利霍维奇的了解,这家伙也是一个“闷骚”的个性,这种情况下,他要么是会吐槽两句,要么是会狠瞪自己一眼,结果却什么都没说……曾恪有些想不通,心中的不安越来越盛,却又不知道不安到底源于何处。

    也就是在此时,主裁判的哨声响起,示意霍芬海姆可以罚球了。

    萨利霍维奇退后两步,深吸一口气,然后抬脚准备助跑。

    任谁看来,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罚球方式。

    但曾恪心中却是一个“咯噔~”,他很了解萨利霍维奇的罚球习惯,他的所有动作都没什么问题,但有一点,他率先抬起的脚……是右脚!

    萨利霍维奇是一名左脚球员,处于对自己左脚功力的自信,还有习惯和心理等作用,萨利霍维奇在以往罚任意球助跑的时候,都是先抬左脚的。

    可现在……却是和以往的习惯背道而驰。

    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

    这是假动作!因为罚球者不是他,所以萨利霍维奇很放松,先出哪只脚他并不在意。

    “不好!”

    “不是塞亚德主罚!是……苏库里尼!”

    曾恪神色有些慌乱,死死的盯住了苏库里尼,他想要转头提醒雷纳,却张着嘴不敢惊叫,他怕分散了雷纳的注意力——而且,就算他想提醒也已经来不及了,果然,在萨利霍维奇做出了助跑抬脚的动作之后,却是木然站在原地不动,而原本站得“松松垮垮”的苏库里尼,却是快速的跑动开来,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停顿,转瞬之间,阿根廷人的右脚就踢到了足球地步,黑白精灵拔地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飘忽的轨迹!

    足球高高的绕过了人墙,却是没有飞向禁区腹地,而后直窜球门后角!

    “塞亚德的射门——等等,塞亚德毫无反应,他站在了原地!苏库里尼!苏库里尼冲上来将他踢了出去……这是一次任意球的战术配合!”

    “塞亚德和苏库里尼骗过了全世界!利物浦的防线顿时懵了……”

    “这是……传球!阿根廷人并没有选择射门,而是利用一个‘障眼法’,骗过了所有人,他们的真实目的是……将足球送往后点!……奥巴西蹿了出来,他高高的跳了起来……利物浦危险了!”

    “奥巴西奥巴西奥巴西……甩头攻门!进了进了进了进了……goooooooooooooooooooal!gooooooooooooooooal!goooooooooooal!一次精彩的任意球配合,最终由奥巴西将球顶进,霍芬海姆在上半场即将结束的时候,再入一球,2:0!霍芬海姆在主场两球领先利物浦!”

    在现场评论员的尖叫声中,莱茵-内卡竞技场在短暂的沉寂之后,便爆发出了如同岩浆肆虐的轰鸣声。

    无数球迷从座位上一跃而起,高高举着手臂,肆意的呼吼和呐喊!

    而此时的利物浦球员,则是脑子里一片发懵!

    很显然,他们现在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霍芬海姆的这一次任意球配合,确实完全骗过了他们,让他们在茫然中就被踹下了谷底深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