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7说 > 其他类型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老妇人
    卢新明怎么说也是成州的代市长,沈慕然就算对其没有什么好感,却还是要给这位领导几分面子的。

    既然领导亲至,沈慕然和凌正道自然是要迎接的。

    市局的综合办公室,穿了一件黑色夹克的卢新明,看上去很是亲民的样子,再配上鼻梁上金丝眼镜,更是有几位和蔼可亲好市长的模样。

    “卢市长你好。”沈慕然走进办公室,也是主动向卢新明问好握手。

    “哦,沈局长,这是怎么回事?我听说小郑让你们拘留了?”

    卢新明关心自己司机的情况,其实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领导司机是领导身边的人,恐怕换作是谁,都会多少关心一下的。

    不过凌正道却始终觉得,卢新明反应显得有些急切了。

    卢新明此刻真的很急切,虽然他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可是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司机竟然会这么快就被拘留。

    按照他的计划,沈慕然最少也要花个三五天才能查到郑致朋身上,可是这连一天都不到,自己的第一道防线就已经被攻破了。

    郑致朋被拘留,打乱了卢新明布署的节奏,必须要让郑致朋把时间拖住,为此他才急匆匆赶到了市公安局。

    “卢市长,根据我们的调查,11.29案件的第三涉案人,就是你的司机郑致朋。”沈慕然中规中矩,向卢新明简要说明了一些情况。

    “谁给他胆子?简直就是混蛋!这小子实在是太混蛋了!”

    卢新明听完沈慕然的话不由勃然大怒,“沈局长,这件事情一定要严肃处理,不用看我的面子,实在是太过份了。”

    凌正道静静地看着卢新明那义愤填膺的模样,他觉得这位领导如果不是真正的内心流露,那绝对是一位影帝级的演员。

    卢新明的脸上完全看不到其他的东西,只有对自己司机郑致朋行为的愤怒,以及那种大义灭亲的态度。

    凌正道一直都站在沈慕然身后,没有去理会卢新明,可是他不说话,卢市长却主动对他开口了。

    “凌局长,正好你也在这里,关于郑致朋的问题,我要求纪委要彻查到底,我倒是要看看他打着我的名号,做了多少坏事!”

    “卢市长请放心,这件事我肯定会查到底的,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不管他的官有多大!”

    凌正道这番话明显是在针对卢新明的,这也让沈慕然多看了他一眼,在沈慕然眼里,凌正道还是第一次与市级领导,如此直接地针锋相对。

    难得的是,卢新明却一副没听懂凌正道话语中锋芒的意思,竟然点头说:“我对于凌局长的态度,是举双手支持的!”

    卢新明这一手装傻充愣,着实让凌正道没话了,在他看来,一个代市长能无耻到这种程度,那也是没谁了!

    “沈局长,我这次过来,还有一个不合规定的要求,那就是郑致朋的母亲,刚才跑到市政府找我,老人家是想见一下孩子,你看……”

    “卢市长,这个要求我无法答应你。”不等卢新明把话说完,沈慕然就果断地拒绝了。

    “呵~我知道这是不符合规定的,我也是不能带头违规的,只是规定也不在乎人情,所以我还是希望能通融一下,出了什么问题,你可以问我这个市长的罪嘛。”

    “对不起卢市长,这种事我无法通融!”

    沈慕然的原则性那是毋庸置疑的,别说卢新明是市长,就算是省长,恐怕也无法在沈慕然面前通融。

    “我理解,那我就先走了。”卢新明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起身欲走。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却传来一阵嘈杂的哭喊声,“我家小朋怎么了,领导你就让我看看孩子吧,他可是个老实孩子……”

    怎么回事?凌正道和沈慕然听到哭喊声,都不由回头向门外看去。

    就在距离办公室不远处的大厅处,有一个跛脚矮小的老太太,正在和几名警察争执着。

    这老太太一看就是从乡下来的,身上穿着粗布棉衣,花白凌乱的头发下的一张脸,被岁月的犁出错综的沟壑。

    对于这样的形象,凌正道并不陌生,出身与农村的他,早就见惯了这样形象,这就是背朝黄土面朝天,辛苦半生的农村老妇形象。

    看到几个警察要驱赶那位脚上有疾的老太太,凌正道连忙说了一声“等一下”,便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对于凌正道来说,农民老百姓就是自己亲人,自己的父母。自己能有今天,离不开农民老百姓的帮助与养育。

    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他一直心存感恩,所以当一个乡长,带领农民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一直是他的理想。

    不要质疑凌正道的理想有多渺小,有多可笑,真正可以切身为农民老百姓办事的人,永远都是不起眼的基层乡镇干部。

    至于那些坐在更高位置上的领导,凌正道看来,只能用“天高皇帝远”来形容了。高位上的领导,永远都只从大局观出发,不经意间就会忽略最低层的农民老百姓。

    所以凌正道从来没有想过要做多大官,他只想离养育帮助自己的“父母”更近一些。或许这个想法,看起来有些理想化了,却是凌正道内心中最为真实的一个写照。

    权势如浮云,金钱为粪土,唯有一颗赤诚的感恩之心,这便是凌正道。

    眼前这位老妇人,对凌正道来说就如亲人一般。

    虽然他也明白,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去一一感恩全国亿万衣食父母,但是只要看到眼里的,他就会去尽自己的全力去感恩。

    “大娘,你有什么事吗?”

    凌正道快步来到那位农村老太太面前,低头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双粗糙且有些枯干的手,手指的关节粗大肿胀,指尖和手背都是带着泥污的裂口。

    没有错,这就是一双属于农民的手,因为长期劳作,而彻底变形的一双手!

    真的是这样吗?电视上的农村,不是早已经四个现代化了吗?不是早已经迈入小康了吗?不是早已经洋楼汽车了吗?

    这些真的有,可是即便是如此,那些出生于五六十年代的农民,却依旧坚守着他们的责任和他们的土地,依旧是那副贫瘠而沧桑的模样。

    “领导,你让我见见俺家小朋吧,他都两年多没有回家了……”老太太抬头仰望着凌正道,有些佝偻的背,让她显得更加矮小。

    看着那双深陷眼窝,且有些混浊的眼睛,凌正道点了点头,“大娘,你是郑致朋的母亲?”

    “对,我听你们领导说,小朋给公安抓起来了,他可是个老实孩子。”

    母亲永远不会说自己孩子的坏话,即便是郑致朋对家中老母不管也不问,可是作为母亲,却依旧牵挂着自己的孩子。

    “大娘你放心,我让你见的。”凌正道虽然很明白这其中的一些事情,可是他依旧无法拒绝这个来自农村的老妇人。